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踐行“一帶一路”倡議:中國的探索與北京的定位》發布

近日,《踐行“一帶一路”倡議:中國的探索與北京的定位》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該著作分析了中國與東南亞、中東歐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國際貿易中的分工地位,進而找到雙邊貿易的競爭與互補關系,研究探索了中國與不同國家貿易投資潛力釋放的切入點。

在東南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里,新加坡、馬來西亞在中偏高和高技術制成品上占據明顯優勢,中國與其互補性要大于競爭性。與泰國相比,中國中等技術以下制成品的出口比例更高,但中等技術制成品的出口比例卻遠低于泰國,說明中泰在中偏低和中等制成品上存在激烈的競爭。越南、印尼、菲律賓在低技術制成品上對中國具有明顯的競爭優勢,中國在其他四種技術類型制成品上有比較優勢。近幾年來,在國家的政策導向和資金扶持下,中國的資本、技術密集型的高技術制成品出口份額逐年增加,相對于泰國、越南等國有比較優勢,但與新加坡這樣的發達國家相比還有一定差距。同時,中國在中偏低技術制成品的出口上仍具比較優勢,保持了增長勢頭。

在中東歐“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里,中國與羅馬尼亞的出口結構非常相似,在各類技術制成品上都形成了一定的競爭,但由于中東歐國家對歐盟依賴度較高,中國從中東歐國家的進口與中東歐國家向歐盟的出口相比簡直微不足道。也正因為如此,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的很多貿易領域亟待開發,貿易形式需要拓展,所以在各種技術制成品類型上中國與中東歐國家都具備更強的互補性,不僅限于羅馬尼亞一國。波蘭、捷克和匈牙利等國中等及以上技術制成品的出口比例最大,同時具有很強的競爭力,所以在中等及以上技術制成品方面中國與其具有很強的互補性。而根據中國的資源稟賦狀況變化來看,中國在低技術制成品上出口優勢的衰退在中東歐國家中也得到了驗證。

據此,該著作認為中國需要在堅持互利共贏的理念下,因地制宜。例如,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出口整體技術水平都優于中國,經濟發展水平也明顯高于中國,但由于當地自然資源相對匱乏,國家對最低工資、勞動稅等有嚴格規定,勞動力價格相對較高,中國可以向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輸出勞動密集型產品,主要包括低及中偏低技術制成品來滿足其外貿需求。同時,中國快速推進的工業化與現代化,對外資和技術有著極大的需求,因此還可以吸引新加坡的高端制造業企業前來投資辦廠,通過更高水平的合作,實現國內高級要素的培養和升級,但在這個過程中,中國需要通過出口產品差異化、引資條件改善等措施來弱化與越南、印尼等國的競爭關系。與越南、印尼和菲律賓等國相比,中國的勞動密集型產品的比較優勢逐漸呈現減弱趨勢,而越南、印尼、菲律賓等國的青壯年人口比例較高,可以繼續享受“人口紅利”,因此通過區域一體化進程的推進,中國的低端制造業可以逐漸向這些國家轉移,同時中國可以在找準相關產業后,加大對當地的投資力度,將中國制造業垂直產業鏈條上較為基礎的生產環節外包到這些國家,實現錯位競爭。這樣既節約了中國的貿易成本,又為當地提供了大量就業崗位,實現互利共贏。除此之外,中國還可以幫助這些國家加快鐵路等基礎設施建設,為“一帶一路”倡議實施中貿易運輸成本的減少提供便利條件。

該著作提出,中國應充分開拓中東歐市場。與東南亞國家相比,中國與中東歐國家貿易互補性更強。因此,從理論上講,對于一些資源豐富但發展速度較慢的中東歐國家,中國可通過輸出資本或技術密集型產品來換取這些國家的資源密集型產品;在與經濟發展水平較高的中東歐國家的貿易往來中,雙方可以就資本與技術類產品進行產業內合作,促進雙方貿易結構多元化,同時積極鼓勵中國優秀企業到中東歐國家進行對外投資。中國應重視中東歐國家的多樣性,在了解各國差異性和復雜性的基礎上,以“16+1合作”模式為突破口,通過開展雙邊務實會談等方式,尋找到雙方真正的利益訴求,并基于出口產品的技術水平和技術結構來實現精準合作。中國政府部門可通過積極創辦商品展銷會,向中東歐國家推銷中國商品,實現產品“走出去”。另外,中國要充分發揮不同技術類型產品的競爭優勢,這有利于雙方的技術溢出和學習效應的發揮。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大玩家彩票-官网